快速加入

只要加上本站的首頁連結,並在您站上點擊一次,就免人工自動收錄!並自動排在本站第一位。

本站已收錄10763個網站。
網站標題:

淫蕩的女神_性愛激情_成人文學大全_持久壯陽總覽_猛獸持久壯陽專賣店

https://tw.avseo.net/article.php?id=113614

關鍵詞:

淫蕩的女神,親戚亂倫小說,成人文學,性愛小說,性愛激情小說,人妻少婦小說,校園師生小說,強姦性虐小說,制服OL小說,情色武俠小說,氣質淑女小說,成人小說,原創小說,台灣

頁面內容:

淫蕩的女神_性愛激情_成人文學大全_持久壯陽總覽_猛獸持久壯陽專賣店:(一)惡夜的來襲,台灣

每日娛樂短片:

模擬搜索引擎抓取:

淫蕩的女神_性愛激情_成人文學大全_持久壯陽總覽_猛獸持久壯陽專賣店收藏請登入|免費註冊購物車會員中心 我的訂單我的評價我的余额我的红包我的收藏修改收货地址手機版導航 熱點推薦HOT早洩知識百科早洩的病因早洩的癥狀早洩的預防早洩的飲食早洩的用藥早洩的治療陽萎知識百科陽萎癥狀陽萎預防陽萎飲食陽萎用藥陽萎治療陽萎病因男性持久訓練品牌區帮助中心Center交易流程注冊新會員支付方式說明包裹跟踪查询年合格證售後服務常見問題網站故障報告投訴與建議連絡方式商城 持久液早洩雙效原廠直發正品保障所有商品分類壯陽增硬持久延時女用高潮性功能障礙潤滑/消毒男女情趣首頁持久延時壯陽增硬女用高潮性功能障礙潤滑/消毒男女情趣百科首頁持久壯陽總覽成人文學大全性愛激情淫蕩的女神淫蕩的女神(一)惡夜的來襲在台北市最熱鬧繁華的東區地段,人潮往來最熱鬧的忠孝東路上,矗立一座高聳入雲宵的32層摩天大樓,那是台灣最大企業富國公司的總部,坐在頂樓150坪的董事長辦公室裡,65歲的老闆王添富得意的微笑,但事實上他真的該高興,因為過幾天將是他最心愛的女兒王家貞出閣的日子,女婿是他商場上多年的老友金寶銀行董事長劉闊財唯一的獨生子劉裕銘,這場婚宴算是二家台灣最具政商勢力的結合。王添富本身經營的範圍,橫跨有關建築業、百貨公司、保險公司、通訊媒體、觀光大飯店等事業,已經是台灣屬一屬二的最大財團,更是培養自己的獨子王進財擔任立法委員,可以說是政商人脈寬廣,若是再將自己的女兒嫁給金寶銀行的繼承人的話,那麼他王家的企業江山,將更穩如泰山了。王家貞是王添富最小的麼女,今年22歲剛從大學外語系畢業,容貌的非常的美麗漂亮,有一頭長髮鵝蛋臉,是個身材勻稱高挑,活潑有朝氣的年輕女孩,外型簡直就像小一號的日本明星松島菜菜子的翻板一模一樣,所以一直有許多男人圍繞身邊想追求她,無奈她眼高於頂誰也看不上眼,加上她們王家有著傲人的財富及黨政關係良好,更是勢寵而驕,這是王添富非常擔憂心的地方。至於長子王進財則是王董最引以為傲的地方,這個孩子懂事負責任,工作起來就像個拼命三郎一樣,加上處事圓滑利落,才30歲的年紀就當選好幾個社團幹部,當然他這個老爸在背後也是竭盡心力輔選,動用全部的關係人脈,還灑下不少銀子才能當選,但是當選之後也為家族企業幫助不少王進財跟老婆雅惠有一個三歲的兒子叫王建鑫,是他們家的寶貝。這時桌上的擴音器傳來陳秘書的聲音︰「董事長董事長大小姐來了」不多久,家貞開了門進來︰「爸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看傢俱,順便給點意見嘛」「女兒啊爸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東西還是妳們年輕人自己挑,無論什麼東西我都會同意的。」「那你不去看我們的新房喔我跟銘裕約好要去看裝潢耶。」「好好好女兒啊那是妳未來的公公買給妳們小二口子的,爸怎麼會有什麼意見,妳快去快去啊,別讓銘裕等太久」「知道啦爸拜拜」家貞說完還在王添富的大光頭上親一下才離開,王添富看著寶貝女兒的離去,思緒不盡回到半年前的事。就在半年前,王添富參加一場政府所主辦的財金座談會,在檯上與劉闊財比鄰而坐,劉闊財還帶著獨子劉裕銘一同來參加建言會,算是給剛回國的兒子見見場面,王添富對於跟在劉董身邊白淨斯文的裕銘有些好感,跟劉董攀談了一下才知道,原來劉裕銘今年27歲﹐剛從美國讀完碩士班回來,目前就安排在金寶銀行擔任執董,見習一下台灣市場的環境,打算將來自己退休後,就由他來接續掌理銀行的工作。聽完自己老友的介紹,再看看這位長相斯文有禮的年青人,突然間腦筋靈光一閃,內心有個二全其美的辦法,於是跟劉董說︰「劉董ㄚ你知道我有一個掌上的明珠女兒,雖然驕慣了些,但是那可是我最寵愛的心肝寶貝喔,她啊現在還沒有看的上的男朋友,哪天我讓這二個年輕人見見面,做個朋友看看你說好不好啊!」「好ㄚ好ㄚ能夠認識王董的千金,算是我兒子高攀啦時間我們就趕緊安排一下,讓這二位年輕人自己去發展看看囉哈哈哈」劉闊財對於王董的這項建議,可說是萬般的高興,因為論財力政商實力,王家的富國公司都比自己的銀行大多了,如果二家的第二代能夠結合起來,對自己的企業發展會有很大的幫助,尤其是王董對女兒的疼愛,是在企業間有名的,能夠跟王家攀上姻親,那是對兒子婚事最好的安排。果然在二家家長的安排之下,活潑可人的家貞碰上了文靜斯文的裕銘,二個年輕人對於彼此都有些好感,加上長輩在一旁,煽風點火一下,一直在促成這樁婚事,家貞雖然任性,但心裡明白她的父母親還是希望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婚姻。雖然家貞對於裕銘還不甚了解,只覺的他的人瘦瘦高高的戴副眼鏡,膚色有些蒼白,但是對人很客氣,對自己的家人更是非常斯文有禮貌,約會了好幾次,裕銘連她的手都不敢碰一下,就算是倆人的眼神交會一下子,裕銘都會害羞的低下頭去,臉頰紅紅的,家貞心想這個二愣子婚後因該會很聽話吧!相親認識之後二個月就準備結婚,雖然快了一點,但是二代20年的交情太深了,所以家貞對於這樁婚事,倒沒有什麼樣的意見,完全聽從父親的安排,連要結婚的事情,都是爸爸告知的,小時後曾經幻想著白馬王子向她求婚的夢想,完全被現實給打破。坐在豪華賓士大轎車裡的家貞,看著車子從忠孝東路轉上陽明山,很快的車子來到半山腰上的一棟豪華大別墅前面停下來,這是裕銘父親為自己兒子結婚所準備的新居,房子連同千坪的土地市價約二億伍仟萬,外家伍仟萬的氣派裝潢,簡直就像是皇宮一般的奢華,賓士車子按了三聲喇叭,大門緩緩的打開,讓車子駛進去,停在別墅的草皮前面。在房子前面的草地上,劉董賣力的親自指揮裝潢工人,要它們盡快趕工,看到家貞的來到,劉董笑迎迎的走上前去︰「家貞妳來啦看看傢俱買的夠不夠,還缺什麼別客氣,趕快講我會叫裕銘盡快給補上去喔」「謝謝爸已經買好多囉用不完的」「來找裕銘吧他在裡面監工我們一起進去吧!」進到美倫美奐的新家,客廳沙發上坐著一位貴婦模樣的女人,那是劉董的情婦,叫做豔紅,劉董在幾年前在元配劉太太過逝之後,就沒有再娶,只是把豔紅這個女人帶回家來,跟進跟出的,裕銘就叫她阿姨,所以家貞也跟著叫豔紅很會做人,極力讚同娶進家貞回來,一直在後面盡力促成這段婚姻,所以家貞對她的印象並不壞。「阿姨好」「好好好新娘子真是漂亮喔,我們裕銘真是修來的好福氣啦才能娶到這麼好的老婆來來來看看還缺什麼?」「謝謝阿姨真的什麼都有啦我上去找裕銘了!」家貞說完之後,轉身就往樓上走。說真的家貞很不喜歡這位阿姨,雖然她對家貞還不錯,但是家貞對她總是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厭惡感,覺得這個阿姨太強勢,佔著裕銘父親的光,對下屬頤指氣使,而且裕銘背地裡曾跟她說,這個豔紅阿姨跟著他父親,完全都是為了奪取他們劉家的家產而已,所以裕銘非常的討厭她,裕銘的父親一直還未將豔紅娶進門,就是因為兒子的反對。家貞到了樓上主臥室,看到裕銘正在搬東西,為佈置新家而忙碌不停,內心十分感動,主動走到他的身旁挽著他的手臂︰「裕銘好辛苦喔累不累下來客廳休息一下嘛!」「家貞謝謝妳我不累妳先到樓下陪著爸爸我一會兒就下去。」說完,裕銘輕輕推開家貞的手臂,埋頭又在搬東西了家貞對於裕銘剛才的舉動有些不悅,但是一會兒就想說,也許裕銘他是怕自己身體髒,弄到家貞的新衣服,所以好心要她先到樓下休息吧!回到樓下客聽,只剩下豔紅阿姨一個人,豔紅看到家貞下來,高興的挽著她的手,嘰嘰喳喳猛講話,無非是講劉董花了多少錢,幫她買這買那的一些事情,家貞實在不願聽下去,好不容易等到裕銘忙完,小倆口就一起去試新娘禮服去了。一個月之後,在台北最大的五星級大飯店,舉辦了一場世紀級的豪華婚宴,劉王兩家的政商人脈都非常的好,席開250桌的大場面驚動了各界,加上門當戶對郎才女貌相配,連報紙新聞媒體都來採訪不停,一致認為這場婚宴將代表二家勢力的大結合,連股票市場都反應了同步看法,二家旗下的關係企業股票,連續漲停了好幾天。新婚之夜,在陽明山上的新家臥房裡,家貞懷著緊張的心情迎接她的初夜,心情是既期待又怕受到傷害,想到自己謹守了22年的處女之身,將要被丈夫給奪走,雖然有些害怕但也有些驕傲,希望裕銘能夠了解她這份心情。在結婚之前,每次約會的時候,裕銘都會小心翼翼的不敢碰觸她的身體,有幾次家貞半開玩笑的問他,裕銘都是回答說想把這種感覺留到新婚的時候,所以現在時間將要來到了,讓家貞有些緊張跟不安︰「不知道剛才裕銘喝了一些酒,有沒有怎麼樣」家貞好心的為自己新婚的丈夫有些擔心,因為裕銘回到家後,在浴室裡待了好久都沒出來,躲在大紅被單裡面的家貞,穿了一套性感撩人的桃紅色內衣,全身因為緊張而發著熱,家貞感覺到自己的下體有些溼潤。雖說是自己的丈夫,但是家貞還是會因為害羞而不敢探出被窩,去看看裕銘的狀況,只能在床上等著丈夫。「家貞妳睡了嗎?」裕銘終於來到床邊坐下來,無限愛憐的撫摸著家貞的臉龐,低下頭去親吻她的額頭。家貞高興的摟著裕銘的腰際︰「裕銘你愛我嗎?」從倆人認識到現在,裕銘從來不曾對家貞有任何甜言蜜語過,更別說我愛妳三個字,所以家貞好希望能從裕銘的口中聽到。「我愛妳家貞」「我也愛你裕銘老公」裕銘輕輕壓著家貞的身體,將嘴吻向家貞的唇邊,家貞熱情的將自己的香舌送上,吻了良久的時間,裕銘鑽進棉被裡面擁抱著家貞的身體,兩團火熱的身驅緊緊依靠在一塊兒,在家貞的協助之下,裕銘手忙腳亂的把家貞身上僅有的一套內衣褲給脫下來。「真美啊」裕銘看到家貞雪白無瑕的桐體,不禁讚嘆著,家貞一直對於自己的美貌非常有自信,加上平時的勤勞保養肌膚,可說是維納斯再現,34B傲人的胸乳,加上玲瓏剔透雪白的肌膚,當然讓裕銘看的目瞪口呆。裕銘自己動手脫下內褲來,親吻了一下家貞的乳房後,粗魯的要架起家貞的大腿,兩人的下體彼此碰撞在一起,裕銘身體緊緊壓在家貞的身體上面,經過了好幾分鐘的時間,家貞看到滿頭大汗的裕銘,還在手忙腳亂不知所措的模樣,不經疑惑的問︰「裕銘怎麼啦」「家貞對不起剛喝了點酒我我有些累想休息一下好嗎?」裕銘說完之後,提著垂軟的陰莖離開家貞的身體,就轉身睡在床的一角,獨自睡了起來,以掩蔽自己的性無能。「裕銘真的太累了吧!」家貞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是對於期待許久的浪漫新婚之夜,這樣草草收場,內心不禁有些失望,對於剛才被撩起的慾望無處可以發洩,心理有些焦躁不安。等到裕銘發出短暫的鼾睡聲,還不習慣有人睡在一旁的家貞,獨自一人走向浴室裡,打開連蓬頭將水灑向身體,借著潤膚乳液的溼滑,雙手輕輕的撫摸自己的肌膚,在不知不覺當中,手指慢慢滑下了下體的陰阜上,右手手指在稀疏的陰毛中央,沿著裂縫來回輕輕撫慰,左手捏著自己右邊的乳房,思緒來到只有自己才能了解的地方。家貞雖然是還未經人道的處女之身,但是自小就有自慰的習性,大約是國小五年級吧,有一天家貞在學校的教室裡面,突然被一位蒙面的歹徒從身後緊緊抱住,一張粗黑的大手緊緊壓在家貞略為隴起的胸部,家貞驚嚇過度無法喊叫,這名蒙面歹徒將她強壓在桌子上,從背後掀起白摺裙,一雙大手摸著她的屁股許久。「乖乖不許動否則我會殺了妳」歹徒說完之後,就脫下家貞的內褲,五根手指頭就在家貞無毛的恥丘上面,粗魯的摩擦著,然後那人蹲下來,用他又溼又黏的舌頭,直接舔在她的陰阜屁眼外面,家貞嚇的失了魂,任由歹徒用舌頭舔在她的下體四週。「他在幹什麼怎麼覺得好舒服喔」家貞有種異樣的舒服感覺。歹徒粗糙的體毛磨擦在家貞後臀部,經過一二分鐘時後,留下一團腥臭的白色黏液在她的大腿上,直到聽到幾陣吵雜的人聲走進來,歹徒才一溜焉的跑掉,還帶走她的內褲,對於剛剛所發生的事情,家貞還有些矇懂害怕,雖然沒受到很粗暴的對待,但是還是在家貞的心理上,已經蒙上一層揮不掉的陰影,從此以後家貞開始有了手淫的習慣,身體也變的敏感多了,只要自己稍稍刺激一下,就會起高潮了,家貞知道這是她反復練習手淫得來的效果。新婚之夜的家貞,正沉溺在自己愛慾的潮水中,家貞坐進大按摩浴缸裡面,雙腳略略微張開成一個弓字,仰著頭低聲的在呻吟,紅著雙頰星眼微閉,手指正在花蕊中央滑動,下體陰道泌出透明的水液,從陰阜流到下面的股間,連恥丘上面稀疏的捲毛都濺濕了,胸前兩團傲人的肉球,隨著身體的起伏斗動,二粒乳頭也因興奮而整個硬挺起來。「嗯嗯哦哦喔啊喔啊啊」陰蒂經過自己巧心的按摩之下,終於攀上高潮的巔峰,在一聲長長的低吟聲中,家貞全身一顫,洩出了一次長長的噴潮。第二天家貞一早起床,就發現裕銘不在身邊,梳洗完畢之後,家貞才發現裕銘早就一個人坐在樓下餐桌上看報,有些零亂的桌面顯示裕銘早就吃完早餐了。「夫人早安夫人早上想吃什麼嗎?」「黃媽謝謝妳有什麼就吃什麼別太麻煩妳啦!」「謝謝夫人我下去幫妳準備了!」她們家僕人黃媽喜孜孜的下去幫家貞準備餐點,家貞看見還躲在報紙後面的裕銘,心理不禁有些生氣,才新婚第二天,裕銘一點新婚的甜蜜都沒有,家貞還是主動來到裕銘面前。「裕銘昨天好睡嗎還會不會累今天就在家陪我嘛好不好?」「嗯可是上午我還要到公司,跟旅行社的人談我們蜜月旅行的行程下午我一定會來陪妳喔乖!」「謝謝老公別太忙喔」經過短暫的交談之後,裕銘提著公事包就出去了,讓家貞一個人獨自吃著早餐,下午裕銘也沒遵照約定回來,讓家貞在新婚的第二天,一個人孤零零的在豪華大別墅裡面,偶爾佣人黃媽會送些水果點心來,稍為會跟家貞聊聊天,讓家貞獨自無聊的看著電視直到晚上。裕銘一直到晚上10點多一點,才喝的醉醺醺的回來,家貞看他醉成那樣子,不忍苛責他,服侍好丈夫讓他先去睡覺,留下家貞一個人,兩眼閤不起來,孤單的一個人躺在大床上,等到丈夫睡著後,不得已自己偷偷溜下床,躲進廁所裡面手淫一番,不然她是會失眠到天明的。第二天早上,裕銘為了向家貞賠罪,主動帶著她出去採購東西,為下週的蜜月旅行預做準備,家貞此時覺得裕銘對她真的很好,在家貞父親開設的百貨公司裡面,只要家貞的眼神多停留一下在商品上,裕銘都會毫不考慮的將它買下,兩人就像是一對新婚愛侶般的牽著手逛大街,禮物多的幾乎把車子給塞爆了。晚上,在家貞父親所開設的富國大飯店裡面共進晚餐,喝著香賓酒享用一頓美味的浪漫燭光晚宴,此時的家貞覺得自己好幸福喔,裕銘也一改平時的靦腆,跟家貞聊了許多話題,雖然講的大多跟公司的事情有關,但是她一點也不介意,因為家貞欣賞勤奮工作的男人。「鈴鈴鈴」裕銘的手機響起來︰「我是劉裕銘是可是是我知道在哪可是嗯我知道了我馬上去」掛上電話的裕銘,表情非常的怪異,顯得心事重重的又異常氣憤的樣子,雙手緊握拳頭垂打自己的大腿,家貞看到裕銘苦腦的模樣,關心的詢問他︰「裕銘有事嗎如果你有事要忙沒關係的先把公事處理好再說我自己讓司機載回去就行了真的沒關係的裕銘我今天有你陪著已經很開心了倒是你別忙太晚喔知道嗎」「謝謝妳家貞真是委屈妳了如果妳累了就先睡覺不用等我了知道嗎」裕銘似乎緊張的滿頭大汗。「我知道了」家貞有些失望。倆個人在飯店門口擁吻了一下,司機老劉就將家貞載回陽明山的別墅裡面,晚上家貞獨自一個慢慢的打開包裝,整理今天採購的東西,總共有一鑼筐的衣服鞋子,讓家貞忙的疲憊不堪﹐一直到11點鐘才洗完澡,關上燈上床睡覺。在朦朦朧朧的睡夢之間,家貞好像聞到一股刺鼻的西藥味,只一下就讓她昏迷不醒,陷入了沉睡的狀態在半夢半醒之間,突然感到口腔內有異物在嘴裡爬行,家貞猛然驚醒過來,發現自己全身癱瘓的躺在床上,心中感到不寒而厲,原來自己真的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背著光有一團漆黑的人形陰影在旁邊,那個人一隻手撫著家貞的秀髮,另一隻手摸著臉頰,家貞嫌惡的想要躲開,奈何身體不聽使喚的癱在哪兒。「糟了,我要被強暴了。」兒時的陰影又再次壟照在家貞心理,想要呼喊卻叫不出聲音來,著急的家貞拼命想掙扎,眼淚噗噗噗的流出來了。「小美人兒,妳醒了啊別緊張嘛,讓我們一起享受快樂的做愛好嗎?!」那個男人在家貞的耳邊說完話後,還用舌頭捲進她的耳朵裡面,吸吮著小耳垂,家貞在一瞬間全身一顫,雞皮疙瘩爬滿她的全身那個人再一次將舌頭吐進家貞嘴裡,在口腔內快速的滑動不停,還惙著家貞的口水,一副心滿意足的吱吱有聲。一雙大手襲上了家貞傲人的乳房,柔軟彈性十足的嫩肉,被人像是搓揉麵糰般的按摩著,兩個乳暈也被指頭輕輕滑過,粉紅驕小的乳頭聽話的站立起來,家貞欲哭無淚的任人宰割,那人態度雖然輕柔無比,但家貞決不會原諒那人對她做的事。「小美人兒,妳好美喔」那人說完之後,嘴巴就去吸含乳頭,在家貞的乳頭上又吸又咬,二隻手指就去夾著挺力的乳頭,時而用力時而拉起乳頭旋轉,一陣酥麻的快感幾乎要將家貞給融化掉,那人一定能感覺到家貞的生理變化那人在家貞的乳房上細心的玩耍許久,開始侵襲家貞的下體,因為一隻火熱的手掌心,不偏不倚的蓋在恥丘上,拔著家貞稀飯捲曲的細毛,慢慢摸向腿根處,處女的三角洲密處即將淪陷。「小美人兒,妳看看妳下面都溼淋淋了啊我知道妳一定很想喔」家貞身體的本能反應,完全不受大腦的控制,那個人摸到了家貞的處女聖地後,非常有技巧的玩弄她的陰阜,中指沿著陰唇裂縫來回摩擦,大陰唇自動張開迎接訪客的到來,指頭踩著淫水慢慢探進深處,小陰唇吸吮著指頭,吐出更多的淫液來,原本隱藏在陰阜草叢中的陰蒂,馬上被人捉在手上搔著,窕逗著家貞最敏銳的神經,身體被人同時三面圍攻著,家貞的肉體被引導到空前的愉悅,一股熱浪從下體傳導上來,體內壓抑不了的慾潮,終於暴發開來︰「嗚嗚啊嗚啊啊」家貞達到了一陣前所未有的強烈高潮,火熱發燙的身體激動的痙攣在一起,全身曲成一隻熟蝦子般躺在陌生人懷裡喘息。「高潮了爽吧沒想到被人強暴也能高潮不斷真是少見喔」那個人取笑了她一會兒,還惡意的將沾滿淫液的手指,放在家貞鼻子前面,讓她聞著自己下體泌出的味道,這個舉動讓家貞澈底的崩潰了,外表神聖不可侵犯的完美女孩,居然被一個陌生人窕逗之後高潮洩身,這是多麼不可思意的一件事情。那個人在一旁脫下自己的內衣褲後,就張開雙腿跨在家貞的胸部,將一支火燙像鐵棒的粗黑陰莖,用力壓在家貞的臉上,男人粗獷的陰毛刮在她細嫩的臉頰上,家貞的胸部乳房被強壓在男人的下臀磨擦著,臉龐被一根烙鐵般的肉棍燙在臉上,鼻子聞到一股男人特有的下體腥臭味,嗆的流下了眼淚。那個人用虎口扳開家貞的嘴巴,粗魯的要將陰莖塞進她嘴裡,試了幾次終於將大龜頭給頂進嘴裡,開始慢慢抽插起來,龜頭的馬眼處流出黏黏膩膩的透明白液,拌著唾液一起被強迫吞下肚子。那人粗大的陰莖,經過家貞嘴巴的洗禮,更顯得粗大有精神,幾乎要讓家貞窒息,男人終於滿意的拔出陰莖來,跪在家貞的腰際,準備做最後聖地的進襲。他扳開家貞雪白的大腿攬在腰際,捉著龜頭就在陰道口磨擦一番之後,用力的往內突刺進去,利用著淫水的滑潤,一口氣將龜頭插進陰道裡面︰「哇好緊的穴啊真爽啊」歹徒終於突破那層處女膜了家貞臉龐痛苦的扭曲在一起,眼淚噗噗流下來。「哈難道妳還是處女嗎哇賺死啦」那人略為抽出一點陰莖,看見上面沾了點點血絲,有些吃驚,但是隨即痛快的插起穴來,享受著家貞溫熱的窄小肉洞,陰道深處的皺摺嫩肉被巨大的陰莖一吋一吋的撐開來,經過幾次的賣力推進,終於將整支陰莖刺進去,家貞有如吸盤般的溼滑陰道,將他的雞巴深深吸吮住,讓男人舒服的享受到處女陰腔緊縮的彈性,陰道裡火熱的酥暢快感,摩擦到整支陰莖,讓他感受到未曾有過的美妙滋味。幾乎已經癱瘓在床上的家貞,無力做任何的抵抗,任由男人的雞巴在她體內自由衝撞,只能無意思的痛苦呻吟家貞美麗的臉龐滿是紅光,發燙的身軀起了一點一點的高潮紅斑,閉著雙眼皺起眉頭,又是痛苦又是舒爽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想去吻她的小嘴,男人用雙手虎口夾著她發硬的乳頭,手掌擠壓著柔嫩乳房讓她變型,然後加快腰部的活塞運動,經過男人技巧的賣力抽送,家貞陰道裡面瞬間痙攣緊縮,湧出大量的愛液出來,滋潤下體交合的地方,陰莖每一次的深入淺出,腿根交合處都會發出肉體拍打在一起的肉搏聲,「啪啪啪」的發出美妙的聲響。那人雙手緊緊握著她胸前的肉球,努力擺動著下半身,他拉高她的大腿架在肩上,讓陰戶曝露到最開,加足馬力拼命抽送自己的臀部,陰莖無情的蹂躪著家貞的肉體,男人抽送的越來越快,在一陣低吼之下,精液在瞬間爆發出來,灌滿家貞整個陰道,家貞也在同時達到高潮的頂峰後,昏迷過去了。第二天,家貞睡到下午才醒過來,昨夜的一切彷彿是那麼遙遠又不真切,家貞希望只是一場惡夢而已,剛想起床就被下體的一陣刺痛所襲擊,痛苦的癱回床上。「難道昨天的事是真的嗎,不是一場惡夢。」家貞看看自己的身體,不禁嚎啕大哭起來,真希望眼淚能帶走全部的傷痛,大哭了好一陣子,才起身進入浴室裡面,用力的刷洗自己骯髒的身體,邊洗邊哭泣不停,回到床上看見被單上斑斑血跡,家貞再度的崩潰了。「我恨啊,這個可惡的人,奪走了我的清白,我的一切都完了。」當家貞有尋死的念頭時,門外的僕佣黃媽急切的敲著門︰「夫人夫人,妳還好吧,妳身體有沒有不舒服啊,讓我進來看看,王媽媽打過幾次電話來找妳,我都說妳在休息,請妳等一會兒回她一個電話好嗎?!」「我沒事的

交換連結:
本站永久域名:AVSEO.NET 本站已收錄10763個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