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加入

只要加上本站的首頁連結,並在您站上點擊一次,就免人工自動收錄!並自動排在本站第一位。

本站已收錄10779個網站。
網站標題:

婚姻之外_性愛激情_成人文學大全_持久壯陽總覽_猛獸持久壯陽專賣店

https://tw.avseo.net/article.php?id=115598

關鍵詞:

婚姻之外,親戚亂倫小說,成人文學,性愛小說,性愛激情小說,人妻少婦小說,校園師生小說,強姦性虐小說,制服OL小說,情色武俠小說,氣質淑女小說,成人小說,原創小說,台灣

頁面內容:

婚姻之外_性愛激情_成人文學大全_持久壯陽總覽_猛獸持久壯陽專賣店:在燈紅酒綠之下的香港社會,到處都是漩渦,一不小心,經不住那雙眼&#30340,台灣

每日娛樂短片:

模擬搜索引擎抓取:

婚姻之外_性愛激情_成人文學大全_持久壯陽總覽_猛獸持久壯陽專賣店收藏請登入|免費註冊購物車會員中心 我的訂單我的評價我的余额我的红包我的收藏修改收货地址手機版導航 熱點推薦HOT早洩知識百科早洩的病因早洩的癥狀早洩的預防早洩的飲食早洩的用藥早洩的治療陽萎知識百科陽萎癥狀陽萎預防陽萎飲食陽萎用藥陽萎治療陽萎病因男性持久訓練品牌區帮助中心Center交易流程注冊新會員支付方式說明包裹跟踪查询年合格證售後服務常見問題網站故障報告投訴與建議連絡方式商城 持久液早洩雙效原廠直發正品保障所有商品分類壯陽增硬持久延時女用高潮性功能障礙潤滑/消毒男女情趣首頁持久延時壯陽增硬女用高潮性功能障礙潤滑/消毒男女情趣百科首頁持久壯陽總覽成人文學大全性愛激情婚姻之外婚姻之外在燈紅酒綠之下的香港社會,到處都是漩渦,一不小心,經不住那雙眼的誘惑,就會跌進漩渦而滅頂。陳仲達來到上海餐廳,那鄭家森早已在靠街邊的座位上等他了。鄭家森一看到陳仲達,立即走上前去,拉著他的手,拍著他肩,一付熱情的樣子,使陳仲達有點受寵若驚,不知所措。陳仲達應約而來,只是為了「人情」不可推卸,想不到鄭家森對他這麼熱情,他有點不自在,慌忙說:「鄭老闆何必客氣!」「小陳,你這就見外了,什麼鄭老闆?我比你虛長幾歲,你就叫我鄭大哥好了。」鄭家森說完,揮了下手,菜單立即送了過來,他把菜單遞到陳仲達跟前,說:「你點菜!」「鄭大哥,隨便好了,我不會點!」陳仲達說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鄭家森把菜單合起來交給跑堂,然後問:「小陳,我們吃海鮮怎麼樣?」「隨便,不要太破費就可以!」「好!」鄭家森點了下頭,對跑堂說:「烤二對明蝦,另外來盤燒臘拼盤,再一個三絲魚翅羹。」他點完又轉頭問陳仲達:「你喝什麼酒?」「我不會喝酒你隨便點好了。」「來一瓶紹興酒怎麼樣?」「好!」酒菜上來。鄭家森首先為陳仲達倒了一杯,然後他自己才把酒杯斟滿,端起杯子說:「來!這一杯算我敬你!乾!」他喝完一杯,杯底朝天的恍恍。「謝謝你!」陳仲達也一飲而盡。這樣,一杯一杯地幹,擱在桌邊的紹興酒已經空了兩瓶。嘴裡說不會喝的陳仲達,卻是一個海量的酒友。鄭家森是老江湖,他曉得勸酒絕對不能讓對方爛醉如泥,只需灌他個七分酒意,什麼都好談。今天,他約陳仲達出來,只是陰謀的序幕,所以他看已經喝掉二瓶,慌忙借勢攔下,他說:「老弟你的酒量是比我大得多!」「那裡!」老弟,你幫我不少忙,這一杯算是我敬你,也算是我謝你!」「像你鄭大哥這樣的標準客戶我哪談得上幫忙。」「在商場上,信用就是資金,有時我晚了一點軋進去,若不是你老弟幫忙,今天這個信用還能維持嗎?」鄭家森把手中的酒喝光,然後說:「我們還有節目。這是最後一杯,來!我們都乾了。」二人把酒幹過之後,鄭家森看了下表說:「走!我們換個地方聊聊!」陳仲達已有七分醉意,也不推辭,一切都依著鄭家森的安排。鄭家森把服務生招過來結賬,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一支筆,在賬單上簽個字,另外付了一張百元面額鈔要給服務生說:「這是小賬!」簽字,在餐廳簽得動的人,必是此人來頭大。鄭家森可以付現,為了擺譜,他當著陳仲達的面、筆一揮,表示自在商場是位吃得開的人。他們從餐廳的邊門出去,從扶梯走上五樓「時代」舞廳去。鄭家森一推開門,幾個大班就擁了上來問:「鄭大哥好久沒來了!」「忙!」鄭家森那淡淡的一個字吐出來後,回過頭對陳仲達說:「你這裡有認識的小姐嗎?」「沒有!」「那別家呢?」「這地方我都沒來過。」「那我們就在這家跳好了!」「鄭大哥,我不會跳舞!」「有幾位來這裡是真的為跳舞而跳舞?」鄭家森說完拍了下陳仲達肩膀,說:「走!」鄭家森帶著陳仲達在靠樂隊的左角坐下。此刻,小妹把毛巾和清茶端了過來。鄭家森對小妹說:「叫蔡大班來!」沒好久,一個胖嘟嘟矮不唧咚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對鄭家森打了一個招呼:「鄭大哥好久沒來了!」「忙!」他還是那淡淡一個字。「你這位朋友有熟的小姐嗎?」「沒有才找你來!」「好,我介紹一位小姐,包你這位朋友滿意。」「喂!我呢!」鄭家森摸了下他唇邊的小鬍子,斜著頭問蔡大班。「當然,我會把依帆轉來。」依帆,是國際的紅牌小姐,鄭家森雖然很少來舞廳,但是,在大班心目中,他卻是一個紅牌舞客。紅牌舞客不是說能花錢,而是懂得怎麼花,懂得怎麼捧。奉舞女,是門「學問」,鄭家森在江湖上混,他當然懂得此道,要不然當年在台北舞國中紅遍半天的「雪雲」,比他少二十歲。居然肯脫下舞衫,跟他共宿雙飛,就可想而知他的「絕招妙活」如何了。樂台左側的舞節燈跳過三個數字,舞池中的燈光由暗轉明,蔡大班帶著二個小姐到鄭家森台邊,一位主動地坐在鄭家森身邊,當然,她就是依帆,只聽她嗲嗲地問:「唷!鄭大哥這段日子到哪兒去了?」「忙吧!」鄭家森把她摟了過來。陳仲達身旁的小姐,真是包君「滿意」,雖然她沒化什麼妝,卻顯得比化了妝的小姐更艷、更嬌。清秀的五官予人有清新的感覺,全身該凹的凹,該凸的凸,一點都沒有做作,她在陳仲達身旁坐下,端端正正,只是頭微微一偏,輕輕地說聲:「我叫夢婕,請問貴姓?」「陳!」陳仲達說這一個字,心卻砰然地跳。「陳先生,以後要多捧場了!」夢婕說。「那當然。你看是誰的老弟嘛!」鄭家森插上一句。「夢婕,你還不認得他嗎?」依帆看看鄭問她。「我才上班多久,怎認得這位先生。」「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鄭大哥。」「喔!我聽說過,那以後鄭大哥要經常和趙先來了!」這位自稱「上班」沒好久的「夢婕」,她的「溫」功倒是真有一套,說話的時候,眼珠骨碌碌地轉,坐她身邊的陳仲達,全身的血管都在膨脹、心跳得更厲害,而且方才在上海晚餐的酒精,似乎這時候在他的血管裡特別地燒得快。男人的本能有點蠢蠢欲動。有人以不動情說是「柳下惠坐懷不亂」,其實那只是一個心理有問題的人才會有這種說法,一個正常的男人,身旁坐著一個真正的女人,而這女人還是那麼嬌,那麼艷,不動心的話,那簡直是胡說八道。鄭家森看在眼裡,知道自己所佈的第一步棋已生了效。人的弱點,就經不住誘惑,尤其是面對著財和色的當口,最容易把持不住。這也許就是人的「原罪」吧!舞池的燈,全部暗了下來。台上的聚光燈正照在一個「金」光閃閃的女歌手身上,她手上的麥克風似啃甘蔗一般在抖著,嘴裡也不知道是在呻吟還是嘶喊,她的腰部以下,似掛在屋簷下的風鈴,不停地擺動,舞池擠得滿滿。要說是「跳」,毋寧說是在原地「幌」,四周都是在互相磨擦的人體。鄭家森摟著依帆,她緊緊地貼在他的胸前此刻,鄭細聲地問:「夢婕真的上班不久?」「她以前在銅鑼灣一帶上過班。」「她能不能『殺』的?」「你?」依帆把鄭家森推開。你怎麼哪?」你動她腦筋,我就走!」「你想到哪兒去。我要瞭解情形,好幫我老弟的忙,你吃什麼醋?」「這件事你自己去問她好了!」依帆餘怒猶存。「這我怎好開口?」「那你問蔡大班。」鄭家森知道在蔡大班旗下的小姐,只要你「捧」的漂亮,沒有不能「殺」的。以他在舞場混的經驗,只要自暗示下蔡大班,相信布下的陷阱,對方必定難以脫逃。鄭家森為了使小陳入殼,他決定從蔡大班那裡布下一根暗椿,利用夢婕來位陳仲達。當舞節燈亮「二○」時,鄭家森叫小妹把蔡大班找來。他在蔡大班耳邊細聲地間道:「老蔡,夢婕今晚節數由我補,我要帶她出場。」「依帆呢?」那矮冬瓜蔡大班問著。「一道出場。」「你帶二個?」「夢婕是我這位小老弟要帶她。」「好!」「那給我代簽一下!」「沒問題。」他們的話聲剛頓,舞池的燈也亮了,陳仲達挽著夢婕回到座位。依帆也由別台轉了過來。鄭家森對陳仲達說:「賬我已算好了,我們四人一道去吃宵夜!」陳仲達剛進舞廳時,有點不習慣,經過幾曲「勃魯斯」下來,再加上夢婕的「溫」工,他此刻已經是把握不定了。本來,陳仲達應鄭家森之約,只是一個禮貌上的應酬,沒想到在四小時不到的時間裡,卻完全變了。他巴不得夢婕片刻都不要走開。他聽鄭家森說:「我們四人一道」時,陡然更加興奮,迫不及待說:「那我們走吧!」「我們先到路口等她們!」陳仲達帶著夢婕,鄭家森摟著依帆從「時代」出來,招了二輛計程車,二對分別上車,向「半島酒店」駛去。照一般人的作法,四個人可以一輛車,但是,善於揣摩人心理的鄭家森,他卻叫了二輛,這樣好讓陳仲達與夢婕單獨相處一段時間。果然,陳仲達和夢婕從西寧南路到中山北路這段車程時間中,他和她的感情似乎進展得比在舞廳中的時間內還來得快。陳仲達握著夢婕的手問:「你是不是可以不上班?」「陳先生,這件事你問得太突然了。」為什麼?」「終究我們才認識不到三小時啊!」「可是」陳仲達說的時候,臉上似乎火辣辣的感覺,只吐了兩個字說說不下去了。「咦!你這個人怎麼搞的,怎麼話說了一半不說了?」夢婕把他抓著的手捏得更緊一點。「我們雖然認識時間不長,可是我對你卻有一種感覺」陳仲達仍然是吞吞吐吐。「什麼感覺?」夢婕卻緊迫的問他。「感覺我們一見如故。」「陳先生,到我們這地方來的客人,都這麼說。」「不,我的確是真的有這種感覺。」「啊!那我就錯怪了你。」「夢婕!」陳仲達雙手握位夢婕的手,藉著車外幌動的燈影,他注視著她。他才叫出二個字,突然又停住了。「什麼事?」「我應該請教你的姓。」「叫我夢婕不是很好嗎?」「不,那也許是一種侮辱!」「侮辱?」夢婕噗嗤一聲笑起來。然後把頭轉過來,看陳仲達那股傻乎乎的表情,才問道:「為什麼叫我夢婕是侮辱呢?」「因為夢婕是你在舞廳中客人叫的,我希望和你交朋友,是在舞廳以外建立友情,所以認為叫你「夢婕」是一件侮辱的事。」「陳先生,謝謝你看得起我,我姓夏。」「夏小姐!」「你有什麼話直說好了。」「我」「怎麼又是這樣呢?」「我,我想我們交個朋友。」「現在我們不是朋友了嗎?」「不,我說的不是這樣的朋友。」「這!」夢婕驀然想起坐在自己身邊的年青人,也是和其他客人一樣的猴急,可是,自己有原則,絕不跟第一次帶出場的客人有什麼再進一步的交易。所以,她將他的手拉開,笑笑地說:「陳先生,你急什麼嘛,我們才認識這麼短時間。以後再談吧!」其實「夢婕」是會錯了意,而陳仲達被她這麼一拒絕,頓時有點尷尬。幸好,車子已到了「半島酒店」。鄭家森車子先停下,他匆忙過來為小陳付過車資。四人進入半島。鄭家森剛踏進大門,一位看上去似經理的中年人立即迎上來,說:「位子在前面!」「謝謝!」鄭家森帶著依帆,陳仲達跟在夢婕身後,從人叢中來到舞台前。那引他們進來的中年人,揮了下手,立即有兩個服務生過來,以命令口吻對他們說:「把鄭老闆的酒拿來!」他吩咐完,回頭對陳仲達看了下問道:「這位是」「對了,我忘了介紹,他是我的老弟,姓陳,在銀行服務。」「陳先生你好,我姓周,是這裡業務經理。」「陳週二人握手時,鄭家森對夢婕說:「我這位老弟是老實人,你們做做朋友也不錯啊!」他說完又轉過頭來對蔡勝雄說:「老弟,你說怎麼樣?」「謝謝鄭大哥!」此刻,服務生已把鄭家森寄存的洋酒捧了過來,而且菜也上了。舞台上的歌手正透過麥克風傳出來:「你這個壞東西」的怪腔怪調。他們四人,你敬我,我敬你,鬧了一會。鄭家森把陳仲達跟前的酒杯斟滿,然後端起他自已的酒杯說:「老弟,我這杯敬你。」陳仲達把酒杯端起,間鄭家森道:「鄭大哥,你又有什麼理由敬我?」鄭家森笑了一下,說:「老弟,做生意的人信用是最重要,我鄭某人在商場上能有今天,完全是在用支票的時候,把握著信用的原則,有時我事情一忙難免需要你老弟幫忙的地方,所以我這一杯敬你。」陳仲達把酒杯放在嘴邊,久久沒把酒飲下去。鄭家森催促說:「老弟,你不肯賞老哥這個臉嗎?」「鄭大哥,我實在受之有愧。」陳仲達把端在手上的酒放在桌上,接著說:「鄭大哥,我只是一個小職員那有力量幫你的忙?」「老弟,我要你的幫忙並不是在錢的方面,再說,我鄭某人也不會讓你在錢的方面對我幫忙,我只是希望你老弟,有時我疏忽了,請你老弟提醒我一下就行了。」鄭家森這一句話已經暗示了他,將要利用陳仲達,可是陳仲達是個老實人,那裡聽得懂他的話意,卻爽朗的說:「鄭大哥,只要我能辦到的,我一定遵照你的吩咐。不過若是犯法的事,那我就無能為力。」「老弟,你看我會叫你做犯法的嗎?」坐在另一邊的依帆,突然插上一句:「陳先生,你要知道鄭大哥幹什麼嗎,他怎麼會叫你做犯法的事呢?」「鄭大哥,方纔我在言語中有失禮的地方請你原諒,這一杯酒算是罰我。」他說完,一口氣就把那杯酒喝乾。「老弟,你太客氣了。」鄭家森馬上把話題轉開,又笑笑的對夢婕說:「你看,我老弟是多老實?」夢婕笑了笑,看看陳仲達拿起酒瓶為他倒了一杯酒,再給自己杯裡倒滿,將酒杯端起,說:「陳先生,這一杯酒算是我們友情真正的開始,來!乾了!」「好,我也乾!」陳仲達毫不變色,把酒乾後,想不到依帆也趁機為他敬酒。這樣,一杯一杯灌,陳仲達有點支持不住,最後,終於僕在桌上。鄭家森見他醉了,馬上暗示依帆,要她和夢婕商量,由夢婕扶他到「國賓」去。當然,依帆這一晚是跟著鄭家森一道了。第二清晨陳仲達醒來時,一看自己睡在軟軟的席夢思床上,看一下手錶,已經七點了。突然他聽到浴室裡有「嘩嘩」的流水聲音,而且在床前沙發上,有女人的衣服,地毯上散著女人的內衣褲。他怔了下,慌忙坐起。此刻,雖然是室內帷幔低垂,無法分清是白畫和黑夜,但浴室走道上的燈,卻很清晰地照著整個室內看得清清楚楚,他極力在想,這到底怎麼回事。突然,從浴室內傳來女人聲音:「小陳,你這麼早就起來?今天是禮拜天,你不用上班,起這麼早幹嗎?」陳仲達一聽是夢捷的聲音,他驀然想起昨晚的事來,他想難道這是鄭大哥的安排?他正想著時,夢婕已經從浴室出來,身上圍著一條浴巾正好把當中的一截圍住,一邊梳著頭髮,一邊說:「小陳,你怎麼不多睡一會呢?」「你!」「我怎麼哪?」「你昨晚和我一道?」「是啊!要不為什麼會去洗澡?」「這」「你這個人怎麼搞的?昨晚喝了那麼多的酒,而且」夢婕說著時:低下身去拾她的內衣,同時順手把走道的燈熄了。這時候,屋內雖是黑黝黝的,但是夢婕凹凸分明的線條,由於帷幔外的陽光透進一絲絲光亮,仍然看得清清楚楚。陳仲達有點陶醉。他陶醉著,似夢婕這麼美、這麼嬌的女人,自己昨晚都和她一道並頭睡過覺。可是,他突然又想到以後是不是能繼續有這美好的假日呢?他似乎又感到惆悵。他想以自己的能力,是無法追求這種生活的。那麼,自己就不能再重溫這「美好」的夢了。患得患失的心情使陳仲達陷入了迷惘。陳仲達想到這裡,心裡不覺發癢起來。自己昨晚必是跟夢婕風流過。但該死,自已酒喝太多了,至於怎麼樣風流,有多舒服可是一點印象也沒有。人生難得幾回醉,美色當前,錯過了今日不知復有明日否?於是他決定在他清醒的這一刻要好好的享受一番。陳仲達視線停留在夏夢婕迷人的胴體上。「夏小姐我們」「小陳,你怎麼啦!吞吞吐吐的。」「我」夏夢婕見他臉紅脖子粗,兩眼直盯著自己看,經驗告訴她,對方想要了。於是夢婕將身上那件薄紗輕輕撩起,故意露出兩條紛白的大腿,並且用手由腳下摸上來。手順著圓滑的大腿而上,最後停留在神密的三角洲。口中「唔唔」朱唇微啟,眸眼惺忪,一副陶醉的模樣,又嬌又媚。陳仲達的血液加速。「小陳!何不把衣服脫掉,我們再來溫存如何?」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陳仲達立刻將身上的束縛打開,赤裸裸的像只金鋼。美人剛出浴,身體特別香,夢婕也在這時,將蟬衣靠粉頸後面的按扣鬆開,扭蛇腰,輕紗立刻滑到地下。順著她的胸脯,肥臀直落到地面,光溜溜的胴體更清楚了。他那兩道眼光像火般的灼燙,不停地向她的裸體上上下下溜過來又溜過去,好像永遠也看不厭似的。看來她的呼吸正在急速的加快,可能看到陳仲達下體此時已雄赳赳氣昂昂的緣故。白嫩的玉峰,掩蓋不住峰嶺上兩粒泛紅的乳頭。小腹下,萋萋芳草散發著無邊的春色。此時的陳仲達,七暈八素,像一頭猛獅蓄勢待發。她緩緩走向水晶床,溫柔地躺下去。「慢慢的將兩腿分開。」陳仲達指示夢婕。果然夢婕輕輕將兩條大腿八字形分開,森林小溪是一覽無遺。陳仲達走近床邊,仔仔細細地觀賞夏小姐的私處。「咕嘟」一聲,陳仲達心中發癢,不禁嚥了一口饒涎。然後伸出綠爪,身子低了下去。夢婕赤裸裸地仰臥著,臉上泛著紅。陳仲達食指大動,胯下的雞巴已跳動起來,他用手去摸她的小腹之下,一片陰毛濃密密地,又摸摸肥厚的陰唇。夢婕也不示弱地摸著他的大雞巴,兩個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嗯哦」夢婕發出鼻音。陳仲達的陽具已非常粗壯,經過夢婕的手摸之後更是澎脹得不得了,那支雞巴熱滾滾地,叫人心怕。夢婕喜愛之極,低下頭來一口含住龜頭,把她的小嘴塞得滿滿地,先用舌尖舔了一下馬眼,又刷了幾刷,那股股的雞巴流出了黏液,有一股味道,弄得她非常地好過。陳仲達猛然把雞巴從她嘴裡抽出,用手將她推倒,隨手將脫下來的衣服當枕頭,放在夢婕的屁股下。只見床上的夢婕,突出一個肉穴,中間留著縫兒,略紅帶肉色。陳仲達伸手一摸,只弄了一下,濕淋淋地泡淫水已流了滿床。他忙將那兩隻粉腿左右分開,放在背上,那肥厚的陰唇慢慢裂開,裡面露出了穴心子。陳仲達將他那又粗又壯地大雞巴,使勁地用力頂塞,但由於龜頭太過於昂大,不易塞入。夢婕見他的大雞巴塞得很慢,而穴中已癢得難受,只急的叫著:「寶貝呀!你的傢伙這麼大,你可慢慢地等著我帶路,不要性急。」兩人互摩來摩去,穴心裡又流出許多淫液,夢婕扶著那七寸長的雞巴,放在玉門口外,叫仲達輕輕地往裡頂。仲達微使點勁兒,往裡耍頂,只聽得她「哎喲!」一聲,正想要說聲慢時,仲達又趁勢腰一挺,只聽得「撲滋」一聲,已將那根大雞巴插進了一半。夢婕忙用手扶住,慢慢地一抽一送,一進一出不消十餘下,淫水己再次狂泛。穴下已濕成一片,使得他更好抽送,又抽插了二十餘下,他的那根大雞巴已全然覆沒,塞得那小穴滿滿的,一點縫兒都沒有。只聽見夢婕舒服的叫著,她香汗淋淋,又舒服、又高興。這是夢婕這幾年來最愉快的事,沒有什麼和男人相幹再興奮的了。她口中喃喃低語道:「哦哦我的大雞巴你慢慢地插我的小陰穴可要給你插破了」聲音低得只擁抱在一起,才聽得到。仲達幹的正在起勁、快活的時候,他那裡能等。他不肯聽她的話慢慢來,就向她應道:「小陰穴,你現在忍著,等下,包證你快活死!」說時遲,那時快,又繼續抽送,插了幾百下,夢婕的穴口已變得大些,真是說不出、摸不到的快感,口中淫聲叫道:「心肝呀!你真有本事,插得我穴心,好舒服一方面她又感到他那粗壯的大雞巴頂住了花心,硬挺挺地,熱突突地脹滿了穴口。她急叫著:「你的雞巴太硬了太大了你慢慢地插」說著,她卻緊緊地抱住他。過了一會,仲達又狂猛地抽送起,只見夢捷尖聲叫道:「心肝呀寶貝呀你這大雞巴太厲害了真是害死我了好爽你慢慢地美死了插小穴美極了舒服好喜歡」夢婕配合著扭動屁股。她這一扭,仲達又興奮得不得了夢婕被插得浪聲連連,淫水狂流,恨不得他狂插一陣子才痛快,嘴裡又叫道:「好祖宗喲親哥哥喲不痛了快快用力的插」又聽到小穴和雞巴的磨擦聲。擦得夢婕又哇哇淫叫:「親親,心肝呀穴被插死了插得這麼痛快使勁呀好舒服喲對對仲達旺用力插穴」「痛快嗎?」陳仲達用了生平最大的力氣插了下去,然後又問道:「你以後還要不要跟我插穴」「要要」「要要什麼說清楚」「嗯」「不說是嗎?」陳仲達故意將雞巴抽出一點。「說說要插穴」「要每天呢還是三天一次。」「夢婕要:要每天給仲達插。」聽了這些淫語,仲達更是插更是起勁了夢婕剛說我要丟了,那股子熱呼呼地陰精,已由她的子宮裡流了出來o那一種芳魂欲斷的樣子,真是筆墨難以形容。仲達看著她兩頰赤紅,色瞇瞇的雙眼半閉半開,四肢地已軟了下來,知道她的陰精又要流出來了。於是仲達用手緊緊摟住她的腰部,再使勁的狠插一番。夢婕已全身抽動陰口緊縮,哼成一團,他便將龜頭使勁頂住花心,讓淫水浸飽整個龜頭,多舒服呀!停了一會,仲達才將陽具拔出,心中熱呼呼地,舒服極了。這時夢婕的陰精,似泉水般洩了出來,微白略黃的流在屁股下,沾滿了一床都是。很多事經過了第一次淺嘗後,若是合了自己的口味,就會想得到第二次的深嚼。第三次陳仲達本來是一位很老實的年青人,想不到經過了鄭大哥那一次的安排,居然成了「時代舞廳」的常客。人,是經不住誘惑,這也許正是人的始祖帶來的原罪,陳仲達和夢婕的交往,是鄭家森的安排。但是,他自己卻慢慢地步進了漩渦。有天鄭家森家裡的電話響了。鄭家森拿起聽筒,聽到對方的聲音,是陳仲達,慌忙問:「老弟,你找我有事嗎?」「是的,今晚我請客!」想不到陳仲達卻開門見地說。「怎麼?你中好頭彩了?」「不是的,我剛發薪水,想請你一道去老地方。」「老地方?」「怎麼,你忘了時代舞廳啊!」「時代舞廳?老弟,你最近是不是常去那裡?」「不錯,我經常去捧『夏小姐』的場。」「呵!那樣不好!」鄭家森的聲音帶著一種教訓的意味,但是,沒再接下去,他想掛下電話,所以說:「好了,我去,五點半見!」鄭家森放下聽筒微微地笑著。此刻,從房裡傳出來女的聲音,語氣裡含著一股爆炸味道,問著:「誰的電話?」「一個小老弟的!」「那怎麼又是時代舞廳?是不是依帆打來的?」隨Œ

交換連結:
本站永久域名:AVSEO.NET 本站已收錄10779個網站。